您的位置:首頁/  勞力士 /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報道】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發表時間:2019-09-30 18:17:06 | 來源:愛表族官方

文/王諍


 

國   慶   推    薦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 前言 】

 

 

 

 

想來諸位近幾天來,一定被天后那曼妙的咽音哼唱所刷屏。不錯的,“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隔。”

 

空間的寸土不讓與時間的分秒必爭,是1997年香港回歸前兩大題旨: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確定自1997年7月1日起,中國政府將在香港成立特別行政區,并對香港島、界限街以南的九龍半島、新界等土地重新行使主權和治權。可真到了回歸前夕,政權交接儀式如何籌備?必然是事無巨細。特別的,極具象征意味的“米字旗”何時落地?五星紅旗何時冉冉升起,飄揚在香港上空?

 

這,看似是個面子問題。實則茲事體大,不可不察。電影《我和我的祖國》的“回歸”單元,注定是個要和“時間”緊密相連的故事。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公映前早早放出的片段,令廣大表迷先就將目光聚攏在了惠英紅所飾演的香港警察身上——颯爽英姿的Madam,佩戴一枚寶珀品牌“五十噚”古董潛水表,守候在香港會展中心外……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寶珀五十噚

 

人們很容易發現盤面六點鐘時位上方的“No Radiations”禁止輻射標志,連同它并非原裝的彈簧表帶,一同在訴說往日的歷史情懷。按照品牌和片方一致的說法,這并非是一次植入,而是電影故事書寫與演進的必須,這枚“五十噚”據說來自一位寶珀收藏家的借予。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任達華飾演修表匠

 

電影中,出現了這枚腕表機芯被取出調校的特寫——如果不是由任達華來飾演修表師,我想那位收藏家看到這一幕恐怕要心揪起來。如此精密的活計,我也實在也想不出還有哪位香港演員可以充任此職。不要忘了,華哥畢竟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是歐米茄腕表代言人和品牌摯友……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有眼尖的表迷指出這枚帶日歷的“五十噚”并不具備萬年歷功能:特寫鏡頭里,日歷直接從30號跳到了1號,恐怕是藝術想象。沒錯,這就是藝術加工,卻并非是編劇的紕漏。不要忘了,這枚腕表有交由經驗豐富的修表師任達華調校的情節設置。除了準確對時,他還會對機芯做了哪些“自主”改良,合理想象下是說得通的。為了佐證華哥在港島表圈的聲譽素著,編劇不僅給他寫了一句臺詞,“別人修不好,我修的好,全香港懂得‘種機芯’的不超過十人。”甚至還安排了一處情節:東方表行,對,就是曾幾何時勞力士表迷心中的圣殿,邀請他前去調校一枚售出的寶珀自動上鏈雙追針計時碼表……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是的,《我和我的祖國》中不止出現了一枚寶珀表。而戲中讓華哥轉過緩緩旋轉的“Rolex”燈箱,也絕非閑筆。表迷們都了然,香港東方表行和勞力士的關系非同一般,二者的合作甚至可以上溯到1973年,東方表行集團成功收購瑞士表行,取得多個國際知名品牌,尤其是勞力士及帝舵表的銷售代理權。而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勞力士腕表逐漸在香港職場乃至市民階層成為“圖騰”一般的存在,進而將此文化從內地東南沿海逐漸推及全國,東方表行作為幕后推手理當記上一功。

 

需要指出,電影八成在東方表行取景實拍,不過2019畢竟不同1997,店內的勞力士廣告自然主打如今的新表。值得表揚的是,《回歸》的主創對此似乎也有感知,對店內廣告基本都做了虛化處理,但品牌的綠色和店鋪米色裝潢主調還是會讓表迷們會心一笑。東方表行主理銷售勞力士、帝舵,同時也代理近百個世界頂級鐘表品牌,所以在上世紀90年代銷售出一塊寶珀自動上鏈雙追針計時碼表倒也合乎情理——華哥坐下看表,店家適時送上一句恭維,“客人提出要按天文臺精密時計競賽要求調校,誤差必須在正負0.75秒內。我們做不到啊,所以想請您看看。

 

專家就是專家。華哥一句話說到點上,“追針計時,1186機芯,要綜合調校的。” 其實除了在潛水表領域先聲奪人,歷史上寶珀在計時碼表領域也不遑多讓。1989年問世的Cal.1186曾創下世界首個紀錄:在此之前沒有一只雙針追針計時碼表能忠于傳統使用雙導柱輪追針計時機制,并且使用自動上鏈裝置賦能。Cal.1186機芯的問世,無疑賦予雙針追針計時這一高復雜功能更為高效的實用性。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寶珀自動上鏈雙追針計時碼表(片中為藍色表帶)

 

 

 

【 一秒都不可以錯

 

“一秒都不可以錯”是《回歸》的題眼,情節必然要處處點題。那么問題來了,這枚需要東方表行找專人調校的計時碼表是誰的呢?原來,它是7月1日當晚回歸儀式現場的執行總監,美國人Maureen Earls女士的。電影中Maureen Earls和負責回歸儀式現場的中方代表安文彬直接對接工作流程,后者時任外交部禮賓司副司長,也是當年中英香港政權交接儀式籌備組組長。大招要來了——電影中安文彬和Maureen Earls有段對話……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王洛勇飾演安文彬

 

安文彬:咱倆的時間必須一致啊!我專門買了塊表,跟倫敦格林尼治天文臺和南京紫金山天文臺對好了時間的。(注意這兩家天文臺不僅是業界權威機構,也分屬中、英兩國。)

 

Maureen Earls:That’s a nice watch(看了一眼對方的手腕)。你放心,我會調校到和您一樣的。

 

我想起了007系列電影《皇家賭場》里丹尼爾·克雷格同愛娃·格林在列車轎廂內初見的經典橋段,但這段臺詞出典這里卻原本有據:當年中央給籌備組的任務之一便是確保中國國旗在7月1日零時零分零秒準時升起。中英談判組就此談判了16輪之多,按照安文彬本人事后回憶,他曾為了兩秒鐘而據理力爭,“國旗升起時國歌應同步奏響,軍樂團指揮的指揮棒抬起來1秒、落下去1秒,也就是說英國旗幟最晚必須在6月30日23時59分58秒降下,才能保證我國國旗在零時零分零秒準時升起。”最終雙方各讓一步:英方表示同意,但同時要求中方保證不在7月1日零時零分零秒前升起中國國旗。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為了掐算到秒,多處文字記載寫明,安文彬“為此專門從美國買了一塊相當精確的手表,與倫敦格林尼治天文臺和南京紫金山天文臺對好了時間。他還讓兩個司儀專門掌控時間,設立了禮賓總協調和中方技術監控人,嚴格掌握時間。”

 

據電影參與創作者回憶,安文彬本人專門為此購買的腕表,正是一塊勞力士迪通拿——上世紀90年代中期,迪通拿的售價已在7,000美金上下,原先手動上鏈的Valjoux機芯,彼時已換成了Zenith 旗下著名的El Primero機芯改裝款——直到2000年,迪通拿腕表編號才進階為Ref.116503,并全面裝配勞力士自產機芯,Cal.4130。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中國外交官佩戴勞力士腕表,可謂不事張揚而傳承有自。過往曾在一則史料上看到,建國初期,為了讓走出國門的外交官“同國際接軌”,曾調撥專款從香港為全體外交官選購勞力士和歐米茄腕表,以及派克鋼筆,所謂標配“一表一筆”。而周恩來佩戴上海牌手表的故事雖然盡人皆知,但總理那句著名的感慨卻少人琢磨,“什么時候能讓我戴上我們自己生產的手表呢?”這話顯然是有所指的:原來剛進城時,干部實行供給制,當時中國還不能自產手表.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講述香港回歸的故事,如果就是要從“時間”分秒必爭的角度展開呈現,則缺了勞力士的見證,在不少人心中都是個遺憾——當代華人世界的勞力士“神話”若要條分縷析,濫觴所在便是港島發源。片中,飾演安文彬的演員王洛勇在最后倒計時階段不時低頭看表,更同佩戴寶珀自動上鏈雙追針計時碼表的現場執行總監Maureen Earls遙相呼應,焦急凝重的表情和兩枚腕表并置的特寫鏡頭不時切換,清脆的滴答聲則在屏息凝神的影院上空回蕩……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中英香港政權交接儀式

 

 

 

 

 

 

【 中國影視中的勞力士】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劉偉強導演

 

 

今年大慶,獻禮片扎堆兒。日前同《中國機長》劉偉強導演做采訪,見面寒暄時還特意聊起當年的《無間道2》,中出現的一眾勞力士腕表:職場新人,汲汲于上位的劉建明(陳冠希飾)在刺殺倪坤前曾從表行前走過,駐足良久,盯著的恰是一枚鋼款的勞力士Air-King“空中霸王”,而在倪家執行臥底任務的陳永仁(余文樂飾)則佩戴一枚鋼款勞力士Submariner“潛航者”,片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吳鎮宇飾演的倪永孝在警局挑釁黃秋生、胡軍飾演的警官,他不慌不忙地摘下那枚全金的勞力士星期日歷“總統”腕表,放置在桌案上——劉偉強甚至給了這枚腕表一個特寫鏡頭。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時過境遷,此次見到事主本尊問起當年是否為勞力士植入?導演哈哈大笑,說絕對沒有,“我的《古惑仔》里也有出現勞力士,是因為那些古惑仔如果(形勢)不行了要跑路,勞力士可以去當鋪當掉變成錢。《無間道2》里是為了表現黑社會不同角色的style,這些腕表也透露了他們各自的心態和地位。”聽完導演這話,我又看了一遍電影,果不其然。那場陳德森、方平、黃岳泰、敖志君、曾志偉,五位大佬吃火鍋的戲中,這幾位現實中香港影視圈的大佬各個戴著的也是間金、全金與鋼材質不等的勞力士腕表……

 

勞力士同電影的關系有多緊密,一兩部電影不足道哉。一則最權威的消息是自“2017年起,勞力士不僅成為奧斯卡(Oscars®)頒獎典禮的主辦方暨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專用鐘表,更擔任電影界的至高殊榮奧斯卡金像獎的榮譽贊助商。”2017年奧斯卡頒獎禮開幕時,現場曾專門播放了一部一分鐘的短片,過往電影集錦中的勞力士有多么目不暇給,自己點開看吧: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老趙(王志文 飾)霸氣“眼神殺”

不得不說,中國影視作品中腕表出現的頻率是越來越多了——十年前,電影《十月圍城》攝制組為了還原歷史真實感,特地向瑞士頂級鐘表品牌愛彼,借出古董懷表作拍攝之用是行業先聲。自此之后,不管是出自道具師的較真兒,還是演員和導演偏好下的“自出機杼”,國產電影的“表品”可謂一路上揚,愈發呈現出現實真實與藝術說服力“雙贏”的局面——不要總是動輒就說哪個品牌砸了多少多少錢搞植入。一來人家即便砸了,多少錢一定是行業機密,絕難外泄;二來便是品牌的溢出效應在那擺著,斷斷不可忽視。

 

分秒必爭的“回歸”  勞力士豈能缺席?!

《最長的一槍》劇照

 

 

最后再舉個例子,王志文老師在《最長的一槍》中飾演一位修表匠———他和導演徐順利那代人都該看過前南斯拉夫電影《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對片中那位叫謝德的修表匠記憶猶新,也由此懷揣一段英雄情結適時就要爆發下。王老師飾演的修表匠盡管心念東北抗日將士,為了掩飾身份須臾不離的卻是一塊日本產的東方雙獅懷表。別忘了,修表匠店鋪的招牌,四個大字“時計維修”,那也是日本語舶來的用法。

 

 

— END —

關鍵詞:勞力士 迪通拿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盜鏈或鏡像
电子游戏怎么赚钱